我们这两个做播客的人吧 | My RØDE Cast | RØDE Microphones

我们这两个做播客的人吧

粱梁;蛋黄酱/宇宙尽头小酒馆

我们两个做播客,没有必然的契机。就像今天想吃手撕鸡,于是回家就做。那天想做播客了,就做了一期播客。例如,出圈的《我为什么出逃拼多多》。又如,意外火的《尊重爱情!从<山河令>看亲密关系的X种形式》……我们在每一个庸常琐碎的日子里,做出点生活的诗意。将日常的碎片,击打出浪漫的节奏。

你可能也喜欢

不是我戒不了酒,是我戒不了朋友 | 差点儿FM

差点儿FM

17 节目贯彻初始定位的重要性 | 探班

播客公社

游戏人有态度的罗德播客大赛参赛作品

游戏人有态度